•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紅色經典

    難忘與白求恩在一起的日子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9-02-04 15:12:17

      鄒伯勛

    我叫鄒伯勛,河北省順平縣東陽各莊村人。1926年出生,193810月參加八路軍,當時只有12歲,開始在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的政治部宣傳隊工作。因為嗓音不好,被調到衛生部門。非常巧的是,我的父親鄒左舟,當時也在第三軍分區政治部做宣傳工作,后任軍分區供給部主任。我們也算正南八北的“父子兵”了。雖然在一個部隊,但是父子很少謀面。我想家了,就去看看父親,父親總是勉勵我,不要想家,好好鍛煉,做好革命工作。

    第三軍分區衛生部當時舉辦了一個看護訓練班,叫看護訓練隊。19391月我在那兒學習了半年,然后就分配到第三軍分區的第一休養所當看護員,戰斗工作在完縣(今順平)、唐縣、曲陽一帶。

    1939年夏天,白求恩來到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巡診,我有幸和他在一起工作。那時就聽說白求恩是加拿大共產黨員,是著名的胸外科醫師,當時晉察冀邊區條件非常艱苦,白求恩大夫拋棄了國內那么好的醫療條件。到這么艱難困苦的條件下工作,是太不容易了。那真是像毛主席說的,是共產主義精神,國際主義精神。我那時才13歲,第一次見到外國人,心里很激動。在白求恩給傷員做手術的時候,我就在旁邊做勤務工作,當護士們的“小助手”。我當時穿著白圍裙,手里端著洗臉盆,肩膀頭上搭著一條毛巾。這圍裙的口袋里邊裝著一把剪刀什么的。誰要洗手就可在我端著的臉盆里洗,誰要擦手,就可從我肩膀上拿毛巾擦。白求恩看完病人以后就在我這里洗手。他們做手術的時候,我就在手術臺旁幫著轟蒼蠅。

    白求恩工作非常認真責任。那時候工作環境特別艱苦,我們很多醫務工作人員、戰士染上了疥瘡。得了這種病一是渾身奇癢,癢起來簡直無法忍受,而且當時沒有好的治療方法。二是傳染特別快,因為做的是醫務工作,甚至傳染到傷員身上。所以就引起白求恩的重視。他就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集中到一個空院落里面,就叫大家都脫光衣服,站好隊。他親自一個一個地檢查。每一個人都要脫光衣服,而且一絲不能掛。檢查到我的時候,他大概喜歡小孩子吧,沖著我左邊屁股蛋子上打了兩巴掌。到現在人們提起這個事的時候,大家都說白求恩“拍過他兩巴掌”。有疥瘡的“病號”都要集中起來治療,白求恩親自組織治療。他讓人把缸里邊裝滿石灰水,把人脫光衣服放到里邊,白求恩親自給每個人用毛刷子洗刷。洗后叫大家去涂上藥膏,再站到火邊去烤烤。這一招還真靈,不久,醫療工作人員和戰士們身上的疥瘡就都好了。一個外國人這樣認真的工作,令人非常感動。他那種一絲不茍,不怕臟,不怕累的精神,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里。

    因為日本鬼子封鎖,在那樣的條件下開展工作,艱苦難以想象。所謂的手術室不過是用白布搭成的棚子,衛生隊用的藥品一部分是通過關系在敵占區買的,還有一些是愛國人士捐贈的,但還是極端缺乏。傷員換下的一些敷料,包括紗布、棉花、繃帶,上面沾的是膿血、藥、藥膏那些東西,但這些都得要洗后消毒再重新使用。這些敷料清洗起來非常難,白求恩想了不少辦法,他讓埋上了三口缸,一串三口缸,上面露著半截,人坐著凳子伸手夠得著,讓我們這些看護員去洗那些紗布。第一個缸中先用涼水洗那些沾膿帶血的紗布、棉花、繃帶。第二個缸中是用溫水。那時候沒有消毒用的堿。只能用當時買的土肥皂,以后連土肥皂都沒有了,就改用灰水。木柴灰淋下的灰水,山里的老鄉們家里都是用灰水來洗衣服。戰士們把木柴燒成炭,象山里老鄉那樣加水兌成灰水代替堿水。第三口缸放的是熱水,漂洗淘洗干凈以后再曬上去,就算消毒制作完成了。我因為經常去清洗,手都被那些藥水,臟水泡爛了,皮膚被水腐蝕的都破了,很久難于愈合。

    我當時就洗第一個缸,那時晉察冀軍區衛生部副部長游勝華,經常去看醫護人員,還在那里親自給工作人員們示范。

    當時有個攝影隊來這里拍電影。醫護人員洗繃帶、紗布這些情節,都給拍到電影里了。當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電影,一邊洗,一邊回頭看。他還跟別人說,后面的人拿著個破壺,不知道是在做什么。其實人家拿的是攝影機,只是離得遠看不清,也不懂。那個片子,后來還拿回到加拿大去加工拍攝,可能在白求恩去世后,都沒有拍完。在聶榮臻的回憶里提到過,有一個沒有拍完的片子帶回去了,可能說的就是這件事。假如那個片子還在,我還真想看一看,看看自己小時候長得怎么樣,那會13歲,現在轉眼就90歲了。

    白求恩工作非常認真,我記得有一次對病人進行會診,診所就在一個場院里,放上桌子,放上床鋪,做診斷床,對病人檢查。當時我對醫學還一竅不通,看到白求恩把紗布扯成一寸多寬的條型的胸布,將那個病人一道一道的纏起來。我想那位病人可能是胸膜炎,這樣做是為了減輕病人的痛苦。可見白求恩為了病人,想得非常細致、周到。他對做手術的傷員都親自去看,親自去查病房。那時病房里是用磚泥、土坯盤成的一個個小炕,就像病床一樣。有睡大炕的,腿上有傷的頭朝內腿朝外,他經常到炕頭上面對面地來慰問傷員,一個個查問,問傷員換了藥疼不疼啊等等。他還叫換藥的護士隨時去查問。

    我到現在還帶著白求恩的一個像。那是一個白求恩大夫的小塑像。因為我對白求恩非常尊重,所以就把它長時間擺放在家里。除了毛主席的像,別的像沒有,就放著白求恩的像。

    白求恩同志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他吃的東西,都和醫療人員一樣。他那時愛吃土豆。他曾經養過一個哈巴狗。1939年反掃蕩,擔架上抬著他走在夜行隊伍中,那條哈巴狗還跟著他。有人問,誰的狗啊?說白求恩的狗。我還用餅干去喂過它。所謂餅干就是那年反掃蕩中,每個人給了一點老鄉自己烤的餅,那小狗咬不動呀,也就沒有吃。后來白求恩大夫逝世了,小狗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白求恩的性格是挺有涵養的,有時候為了醫療,講原則認真起來也犯急,甚至脾氣很大。有一次他看到我們給傷員包扎用的紗布都是黑色的,雖然用肥皂洗過,消過毒,但是怎么洗也洗不干凈,消毒蒸出來還是黑乎乎的。白求恩看到那些東西,還要給傷員人用,他就氣呼呼的都給扔了。他當時一下子沒有想到,在敵后,日本鬼子經濟封鎖包圍,國民黨不要說藥品,子彈、糧餉也不供給,在哪里去搞充足的藥品給傷病員看病。但是出發點是好的,但當時在敵后那個條件下,用上一塊紗布是很難的。他只想紗布、繃帶都烏黑、臟舊成那樣了,還給病人用,那是太不合乎醫療要求的。說明了他對工作的極端認真、負責任,他的脾氣急上來,像十八九歲的小伙子。所以在當時有些人就怕他。我那時年齡小,白求恩大夫從來不給我們小孩子發脾氣,他發起脾氣來,我也不知道怕他,還是非常尊重他。

    那時的情況,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由于日寇的大掃蕩,衛生隊員也分散住在附近老鄉家里。部隊所需的物資和藥品得不到及時補充,戰士們一旦生病就要闖一次“鬼門關”。我曾得過兩次重病,第一次是回歸熱,它是由虱子傳染致病,發熱高燒不退,我整整昏迷了三天。負責治療的醫生對我說:“你真命大,我們把棺材都給你準備好了。”第二次得的是瘧疾,那時候根本沒有治療瘧疾的特效藥,正在他打算聽天由命時,當地農民告訴他一個偏方,沒有想到把病真給治好了。

    我在生病期間,日軍不停地對附近地區進行掃蕩,有一次哨兵發現村東邊的山上有敵人,只得和戰友再次轉移,撤退的時候,敵人的機關槍不停地的掃射,眼看就要到安全的地方了,我不慎將腳上鞋子掉了一只,我正要回身去撿,敵人子彈密集地打了過來,我身上的棉襖被打穿了八個洞,但人卻毫發未損,堪稱奇跡。(未完待續)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