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紅色經典

    治國養生皆超然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4-05-09 16:48:12

    ——共和國總理周恩來的養生之道(五)

    2、披星戴月

    我一到西餐廳就真切地感受到周總理非常忙。“文革”初期,突出的感覺是政治氣氛緊張,周總理加倍地忙碌起來。人們 常用“披星戴月”形容忙碌,多少帶點文學夸張色彩。而敬愛的周總理真是“總理”,他是這個東方大國的“大管家”,政治、經濟、軍事、內政、外交;黨、政、軍、民、學、統戰工作……總理操勞著幾乎每一件大事。是毫不夸張的“披星戴月”、“日理萬機”。

    1967年,發現周總理心臟冠狀動脈供血不足。為了保護他的健康,保證他的工作,加強了他的保健醫療照顧。原來只有保健醫生、護士各一人,這時,又派來醫生、護士各一人。我們4個人分為兩組,每組24小時負責制。我們攜帶常備和醫療搶救藥品、器材,總理到哪里,我們就到哪里執勤。從那時起,周總理每天就在中南海(毛主席住處和西花廳)、人民大會堂、釣魚臺、京西賓館和首都機場之間不停地往返奔波。總理一般上午1112點鐘起床,中午12點多吃“早飯”,然后就“馬不停蹄”地開始了工作。他沒有“午休”,也沒有了“工間操時間”,一日三餐也難于規律,有時去機場迎送外賓,就在行車路上的汽車里吃點東西。他一般忙到第二天清晨23點或67點鐘才上床,但他不能馬上睡覺,而是還要看2小時左右文件才能關燈。

    “文革”時打倒一切,隨后開始 全國大串聯,接連發生嚴重武斗,全國秩序大亂,經濟建設陷于癱瘓。這一段時間里,周總理更加勞累、操心,那時,他已近70歲了,鄧大姐和工作人員對他的健康非常擔心。可是需要總理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他只好壓縮自己的睡眠時間。本來,睡前我們按醫囑給他服安眠藥后,就應該關燈睡覺,但半臥位坐在床上還要批閱2個多小時文件,看他困倦不堪的樣子實在讓人心里難過。這時,我或者衛士只能給他遞上一塊熱毛巾讓他暫時舒緩一下疲勞,沒有人能代勞他處理問題。鄧大姐經常心疼地念叨:“別人家的老人喜歡睡覺前和小孩子玩一會兒,心情輕松愉快,有利于睡眠。他沒有小孩,文件就是他的孩子嘍!”

    有時總理已經睡下,一有事,他又立即起床,猶如“枕戈待旦”。這對于70多歲的人實在太過于辛苦了。“文革”中,有一次總理已服了安眠藥,但還要處理一件事,他就邊看文件邊等。深夜,新華社記者杜修賢送來新聞照片,讓我立即給總理送去。老人家既認真細致,也有過人的精明,他一眼就發現所照的三張照片都漏掉了當時的一位“要人”,避免了一場不必要的政治麻煩。

    總理非常注意整潔,指甲剪得較勤。后來,因為手抖,就由我給他剪指(趾)甲。常常是我這邊小心翼翼地剪著,他老人家仍然埋頭伏案工作。看到總理這樣忘我工作,我作為一名護士,能配合他做點事情,感到無比欣慰。他老人家患過灰趾甲病,協和醫院皮膚科袁兆莊主任用冰醋酸等配制了藥膏,我給他敷后,待病趾甲變軟,我再用專用小刀一點一點地刮去藥物浸軟了的病趾甲,并長出新趾甲。這些治療都是在總理臨睡前在床上看文件時完成的。

    1971年時,只剩張佐良醫生和我二人在總理處。912是我和張大夫周末倒休日,總理起床后,我處理完工作就回家休息,準備第二天晚飯前來接張大夫的班。可是當天深夜,突然接到電話讓我回西花廳。到達后,張大夫又來電話交代我把總理出差用的東西和日常用藥都帶到人民大會堂來。在大會堂,我看到人們的情緒和往常不一樣,總理不吃、不喝、也不休息。這種情況過去也有,但今天看來是發生了什么大事。的確,我們很快就得知林彪于913乘三叉戟飛機叛逃了。在毛主席領導下,周總理坐鎮人民大會堂調兵遣將,做了應對不測的準備,指揮、處理了那次重大事件,直到獲得林彪折戟沉沙在蒙古溫都爾汗的確切消息后才肯休息。

    忙碌了50多個小時的總理,當時就在人民大會堂西大廳里的小休息室睡了一會兒。前衛士給他洗了腳,他上床后我做治療時看見兩小腿腫得緊繃繃的,雙足背腫得鼓鼓的,我給他作了小腿和足部按摩。看著他沉沉睡去,我當時百感交集:年逾古稀的總理,您的超常勞作和負擔,太沉重、太長久了!

    1972512,常規檢查時發現周總理的尿里有紅血球,并于幾天后尿病理學檢查發現癌細胞,確診為膀胱癌。1973113第一次出現肉眼血尿,后來血尿量越來越多,有時排出的盡是血和血塊。有時血塊堵塞尿道,需要躺臥在床上變換幾個體位才能排出血尿和血塊,很痛苦。江青一伙乘這個機會也日益加緊了對總理的迫害,他們先是阻撓醫療組專家們關于總理停止工作進行治療的方案,不讓總理治療,要總理帶病(大量尿血)工作,欲置總理于死地。當醫療組建議因總理病重,應當減少接待外賓任務時,張春橋惡狠狠地說:“他是總理,他不接待,誰接待!”十分明顯,他們企圖累死、氣死、整死總理。我們看到總理這樣大量尿血,工作仍然那么繁忙、勞累,而江青一伙又如此陰險毒辣,都深為周總理的生命擔憂。

    經醫療組的爭取,終于在197331日給周總理做了電燒治療。197461日才得以住院。但種種重壓和一直不能休息,他的免疫系統遭到嚴重損害,因而膀胱腫瘤反復再發,后來又發生結腸癌。

    周總理在患重病之后,一直仍在為黨和國家的大事操勞。19741223日,為了妥善解決第四屆全國人大關于中央政府的人選問題,總理不顧重病在身,冒著生命危險,乘飛機去長沙向毛主席匯報。而江青一伙卻密謀爭奪國家領導權,采取惡人先告狀的辦法,派王洪文乘另一架飛機也去湖南。

    周總理和王洪文向毛主席匯報的情況,當時我們當然無從知曉,不過從后來的結果看,確實是“總理,還是總理!”(毛主席的話)。我們也看到,他們兩人的表現是截然不同的。總理光明磊落,不顧自己的病體,為國為民。他嚴格要求自己的工作人員,事事想著毛主席的安全。在一次吃午飯時總理對我說:“小許,你們上街了嗎?”我說:“哪里都沒去。”總理又說:“你們不要上街,因為你們是北方口音,人家一聽會聯想中央有人在這里,在家陪我。”當時站在一旁的當地服務員說:“總理為什么不讓小許去?”總理說:“這次來的人里她最小,她以后還有機會參觀嘛。”服務員說:“總理您就讓小許去吧,我在這里陪您!”總理聽完后只是笑笑,沒有表示同意。后來大家商議,我們哪兒都不去,由張佐良大夫向總理報告:“請總理放心,為了防止暴露毛主席在長沙,我們都不上街,也不去韶山了。”周總理這才滿意。臨回京前,當地準備給我們帶點橘子,衛士長張樹迎向總理報告后,開始時總理不同意,后經說明原因才同意,但交代說:“(1)不準說是橘子洲的橘子;(2)你們要和醫療組、西花廳的人分享。”

    離開長沙那天,總理到達機場后,卻遲遲不見王洪文,總理在座機上等了半個多小時,最后還往下看了看,仍沒有他的蹤影,才命令起飛。后來我們知道王洪文不但去了韶山,還去了馬王堆漢墓。

    在飛機上,總理的情緒較好,聊天當中他說:“今后短途外出,我還能坐飛機。哪里都不想去了,但還想去日本看看。”后來由于健康每況愈下,總理終于帶著他許多未竟的宏愿離開了這個世界,令人痛惜萬分!              (未完待續)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