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文化

    尋找新冠肺炎病毒“殺手”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21-03-12 10:53:08

    ——關于抗病毒藥物和疫苗的話題(下)

      王璐丹

    發現抵抗病毒的“武器”

    在和病毒的對抗中,人類曾打過勝仗。

    18世紀,英國醫生愛德華?琴納在奶牛場發現,奶牛也會得天花,即牛痘,但從未死亡,而且牛場的擠奶工也從來沒人得過天花。1796年,琴納將一個奶場女工手上牛痘膿包中取出來的物質,注射給一個八歲男孩。孩子患了牛痘,但很快痊愈。琴納又給他種天花痘,不出所料,孩子沒有出現天花病癥。

    長久的束手無策后,人類終于以這種方式第一次向病毒發起了反擊。1796年,世界上第一個疫苗誕生。人體的免疫細胞會存儲識別和擊敗病毒的信息,受到同樣病毒的二次攻擊時,會產生抗體。人類學會了通過注入微量病毒或戰斗力不強的同類病毒,讓人體預先產生抗力,預防病毒感染。

    從那時起,疫苗被認為是終結這場戰役的最佳“武器”。

    1977年,索馬里記錄了世界上最后一例天花。198058日,世衛組織正式宣布,全世界已消滅天花。這個和人類纏斗了幾千年的烈性病毒,被擊敗了。

    伴隨著分子生物技術、生物化學、遺傳學和免疫學的迅速發展,針對不同傳染病及非傳染病的亞單位疫苗、重組疫苗、核酸疫苗等新型疫苗不斷問世。狂犬疫苗讓人類不再擔心100%致死的狂犬病。古埃及時就作祟人間的小兒麻痹癥,因疫苗的出現正從世界上大多數地區消失。有研究顯示,通過疫苗接種,全球每年死亡人數減少300萬例,平均每分鐘就有約5人因接種疫苗被挽救了性命。

    “可喜的是,科技的進步讓我們擁有了越來越多的武器來對付病毒。”劉煥龍說,藥物化學等學科的發展,讓抗病毒藥物走上了歷史舞臺。自上世紀60年代第一種抗病毒藥物碘苷得到批準,截至2016年已有約90種、共13類抗病毒藥物被正式批準。

    “抗病毒藥物主要分為六類:穿入和脫殼抑制劑、DNA多聚酶抑制劑、逆轉錄酶抑制劑、蛋白質抑制劑、神經氨酸酶抑制劑和廣譜抗病毒藥。劉煥龍介紹,不同的抗病毒藥物可以在病毒入侵的不同階段對其進行狙擊,干擾病毒的吸附、復制、釋放。

    “拿多年來一直在我們身邊幫忙的治療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的奧司他韋來說,它是一種典型的神經氨酸酶抑制劑,通過抑制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的神經氨酸酶活性,從而抑制病毒從被感染的細胞中釋放,減少甲型和乙型流感病毒在人體內的進一步傳播,達到緩解流感癥狀、縮短流感病程的目的。”劉煥龍說。

    與病毒賽跑

    多種抗擊病毒的“武器”出現,讓一種樂觀的情緒籠罩在當時科學家心頭。甚至有聲音預測:足夠的食物加之微生物控制方面的科學突破,顯微鏡下地球上的所有災星都將被滅除。

    直到埃博拉病毒的出現,才捅破人們幻想的泡沫。研究者發現,這是一種和已出現的馬爾堡病毒親緣關系較近的新病毒。除了隔離,別無他法。

    “這正是病毒最可怕的地方,它們的進化速度是人類的4000萬倍。專家說,它們結構簡單,基因組復制時缺少嚴格的校對機制,常出現差錯,發生變異。某些病毒還可能發生重組,即當宿主同時感染多種病毒,病毒間可能交換基因,產生全新的病毒。

    “病毒種類太多了,共性少,變異快,很難找到廣譜的抗病毒藥物。”劉煥龍說,病毒快速繁衍,不停地發生突變,剛研發出藥物,病毒又突變了。病毒彼此之間的侵染機制和復制機制都差異極大。一種抗病毒藥物的思路往往很難推廣到其他種類病毒的研究中。這也導致抗病毒藥物的研究變得更加困難,藥物的適用面也很窄。

    當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大流行對人類健康和生命造成巨大的威脅,給全球經濟帶來災難性的損失。科學家認為,新型冠狀病毒還在不斷變異,以克服不同人群的免疫系統抗性。因此,國內外研究團隊紛紛提速科研與病毒賽跑,加緊測試不同的臨床治療藥物與方案。

    “很多藥物在體外實驗中有效果,不一定說明在人體中有效,必須通過臨床試驗驗證。”專家表示,即便藥物在個例臨床觀察中顯示出效果,也并不代表該藥在嚴密臨床研究下能被證明有效,可能還會有毒副作用。

    藥物研發要遵守科學程序。面對突發疫情,研發新藥常是“遠水難救近火”,“老藥新用”成為更實際的操作。

    前不久,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團隊,公布了治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李蘭娟表示,根據初步測試,在體外細胞實驗中顯示,阿比多爾和達蘆那韋能兩種藥物,一定程度可抑制新型冠狀病毒以及病毒復制。

    “可是所有的抗病毒藥物在對抗病毒的時候,只不過是阻止了病毒的進一步復制和擴增,并不能有效地消滅病毒。”劉煥龍說,要想把這些病毒消滅掉,還是要靠人體本身的免疫系統。疫苗的研發就顯得非常迫切,因為疫苗可以把病毒的樣貌介紹給免疫系統認識,讓免疫系統識別出這個病毒后,自動產生特異性抗體。

    56日,中國醫學科學院醫學實驗動物研究所秦川團隊、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王祥喜團隊、浙江省疾控中心張嚴峻團隊、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等多家單位合作,發表了首個公開報道的新冠疫苗動物實驗研究結果。

    這項研究結果表明,與對照組相比,新型冠狀病毒滅活疫苗免疫后的恒河猴肺部組織病理變化顯著減小,病毒載量也顯著下降。高劑量組的恒河猴感染后的第7天,咽喉、肛門和肺部都未檢測到病毒,也沒有觀察到抗體依賴的增強現象。這意味著,對抗新型冠狀病毒邁出了重要一步。

    “無論是抗病毒藥物還是疫苗的研發,每一場與病毒的‘戰爭’中,都促使著醫學工作者、科學家乃至管理者更新手中的‘武器’。”劉煥龍表示,像抗菌藥、激素等輔助治療,其實都是幫助身體更好地對抗病毒,但戰勝病毒更為關鍵的因素,仍舊在于我們每個人自身免疫系統的強健程度,以及我們是否有著良好的衛生習慣和應對突發疫情的正確態度,這才是我們戰勝病毒的最終法寶。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