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情結

    野火春風斗古城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8-12-27 11:22:57

    —保定解放紀實(下)

    漆遠渥   彭同聚     

    當地民兵和廣大人民群眾也積極參戰,有的運送傷員,有的幫助部隊捆扎手榴彈、炸藥包,部隊在廣大人民群眾配合下,打得十分頑強。這次唐河阻擊戰,敵軍傷亡逾千,尸橫遍野,我軍也有不少傷亡。由于鄭維山、王宗槐的第三縱隊及時從北面趕到,使敵側背受到威脅,不得不狼狽北撤。唐河阻擊戰結束后,為了防止平津敵人南逃,軍委命令華北七縱率師北上攻打保定,以牽制北平之敵。前指遵照軍委和華北軍區的命令,決定各部隊在安國、高陽地區僅休整三天,爾后便投入攻打保定的戰斗。

    繳獲敵人兩架飛機

    十一月五日,前指在高陽縣沙窩村召開了會議。冀中區黨委書記兼冀中軍區政治委員林鐵、冀中軍區司令員孫毅從饒陽趕來參加了這次會議。七縱各旅、回民支隊和有關分區的領導也參加了會議。會上詳細研究了盡快攻克保定計劃。會后前指召集旅和分區首長以上干部,具體研究了攻打保定的各項戰術問題。鑒于保定有堅固的城墻,城外有壕溝、護城河、鐵絲網、飛機場等防御體系,尤其距北平一百五十公里,敵能隨時增援等情況,決定在保定城四周千米以外挖掘縱橫貫通的壕溝,以利部隊的運動和傷員的護送。并制定了作戰部署:以杜文達、謝紀友之十九旅攻打南關,首先占領飛機場,攻占敵城外防御體系;以黎光、鄧可運之二十一旅攻打東關;八縱二十三旅攻打西關;以劉秉彥、馬澤迎之二十旅主力兩個團和回民支隊、七分區兩個獨立團和容城獨立營組成打援部隊,在漕河頭南北地區構筑多道防御陣地,由劉、馬及參謀長陳世珍統一指揮,阻擊北平來援之敵;二十旅另一個團的兩個營配合地方武裝攻打北關,另一個營為前指預備隊。所有部隊和群眾,情緒振奮,斗志昂揚。為了配合部隊攻打保定,群眾支前工作也很出色,為完成壕溝挖掘任務,各級黨組織很快動員組織了2000多名民工,僅用兩晝夜便完成了任務。在冀中區委的領導下,各縣都組織了擔架隊、運輸隊。各項準備工作完成后,十二日各部隊進入作戰指定位置。十三日黃昏,在前指統一號令下,各路攻擊部隊同時發起攻擊,一時間槍炮聲、爆破聲和吶喊聲響徹云宵。十九旅動作迅猛,尖刀連帶著手榴彈、炸藥包,插入飛機場,連連炸毀碉堡,消滅敵人,還繳獲了兩架飛機。

    縱深猛插直逼城下

    占領飛機場后,我軍迅速向敵縱深猛插,連續攻克八里莊、東西馬池、南大園、窯上、五里鋪等據點,控制了法國醫院、乾義面粉廠等制高點,

    進攻南關的我十九旅當夜攻克了青堡、樊莊等十八個據點。十四日晚六時半,開始向南關內市溝推進。十時對南關開始總攻,我五十六團一營擔任主攻任務。作為突擊隊的二連冒著敵人溝沿碉堡的側射交叉火力,繞過內市溝前沿的三角地堡群,用手榴彈將敵中心碉堡的火力壓了下去。這時上級領導將三門山炮運抵五十六團,僅用三發炮彈就摧毀了敵中心碉堡。二連一陣猛沖,突破了敵前沿陣地,后續部隊如潮水似的一涌而上,一鼓作氣又端了溝沿東西兩側的大碉堡。部隊迅速的向縱深推進,殲滅了同仁中學守敵一個連。由于我旅各部隊進展迅速,在府河南煤市溝又殲敵一個多營,俘敵二百余人。十五日八時,南關二道門法國醫院,乾義面粉公司等敵據點,均被攻克。至此南關全部被我軍占領。

    黃昏時,天空陰云密布,六十團按層次分幾個梯隊逼近北關,在市溝外圍構筑了簡要工事。為進一步弄清敵人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備情況,團確定組織兩個偵察班(一明一暗)對北關之敵實施佯攻。由富有戰斗經驗的張玉合同志帶領一個班,并配有一挺機槍,趁夜色對敵人實施火力偵察,誘使敵人還擊,以摸清敵人的火力分布。與此同時,由王布真帶領另一個班,隱蔽地插入北關進行偵察。該班按平時劃定好的戰斗小組,梯次交換前進。他們避開敵人的火力點,觀察前方及兩側的情況,根據敵人射擊的槍聲,判斷其所處位置。經過一番偵察,終于到達護城河邊,接著又派出兩個戰斗小組,分別向兩翼沿護城河岸一百米內進行偵察,也未遇到任何敵人阻擊。此時北關外圍的槍聲時斷時續,據此判斷,敵人可能利用熟悉的地形,在北關隱藏了一些小分隊和游動哨,以監視我部隊的行動。根據火力偵察和隱蔽進入北關偵察的情況,團領導分析:敵北關兵力不多,火力也不強,看來敵人據守北關的軍事力量不大。據此,令一營強行攻占北關。一聲令下,一營全體干部、戰士分三路直插北關。進攻中,每個連都遇到小股(最多一個排)敵人的頑抗,但在我強大火力壓制下,敵人稍加抵抗即向后撤。二連在進攻中,切斷了敵人一個排的退路。敵人拼命頑抗,欲突破我二連包圍撤進城內,在我強有力的攻擊下,敵人退縮到一個院里繼續頑抗,我二連戰士一陣手榴彈把敵人壓縮到三間北房內,并高喊:“繳槍不殺,優待俘虜”。在我二連強有力的火力攻擊和政治攻勢下,敵軍高喊:“我們投降,我們投降!”隨后一個個把槍從門內、窗戶內扔到院里,乖乖地做了俘虜。此次攻占北關戰斗,殲滅、擊退了多股敵人,繳獲了部分槍支、彈藥,部隊一下就推進到護城河北岸。

    二十一旅先后占領銀定莊、小營房和王家胡同,全殲電燈公司守敵,于十六日拂曉占領東關。八縱二十三旅先后攻下河北農學院、醫學院及汽車修理公司,于十六日下午占領西關。二十旅一部分攻城部隊,經過激烈戰斗,于十八日全部拔除城外敵堡,占領北關。經過四晝夜的激烈戰斗,敵城外的防御體系和制高點全部被我占領,我軍各部直逼保定城垣。

    試攻在黑夜打響

    在敵人火力完全控制的范圍內攻碉堡,是非常艱巨的任務,何況,敵堡是用鋼筋水泥構筑的,周圍又系幾十米的開闊地,更增加了進攻難度。因此,團指揮部決定攻碉堡在夜間進行,以減少部隊傷亡。經過幾天的實戰,對敵人各碉堡的位置、周圍地形條件摸得比較清楚。在進攻前,各級指揮員進行了周密的研究,確定了爆破組、突擊隊,選好了地形及攻擊方向,確定用迫擊炮采取近距離平射的辦法進行攻擊。這樣,既使炸不開敵人碉堡,也會給敵人很大殺傷,為爆破組、突擊隊創造攻擊有利條件。方案確定后,第一個目標選定了距我前沿陣地較近的兩個碉堡。該項任務由九連承擔,迫擊炮連及各火力組配合。天黑后,我軍在距敵只有二、三十米處的道溝南岸構筑了簡易掩體。迫擊炮連的炮手,將炮的座盤和炮身(即炮筒)穩固在地平線上,每門炮的十多發炮彈都擺在手邊,炮手緊握自制的拉桿。預定時間一到,一發發炮彈象火龍一樣飛向敵堡。尤其是迫擊炮連四班二炮發射手葛金生,發射速度既快,命中目標又準,發發炮彈打在敵碉堡上。接著九連二排長宋溫首當其沖,帶領全排沖向敵碉堡,戰士們把手榴彈一個個投向敵群,爆破手迅速點燃炸藥包,隨后一聲巨響。碉堡內的敵人全部炸死。接著對第二個碉堡進行爆破,此時敵人集中火力向我射擊,沖在最前面的排長宋溫負傷倒地,但他仍指揮爆破組爆破。此時敵碉堡內也向外射擊,機槍子彈像雨點似的落在戰士們身旁。第一批、第二批爆破手均負傷,突擊隊員只好拖著負傷的戰友退了下來。

    第二天的攻碉堡任務由二連擔任,仍由迫擊炮連及火力組配合。按預定時間向敵人發起攻擊后,敵城上的火力比第一天更加猛烈,其它碉堡內的敵人也集中火力向我方射擊,我二連戰士連續幾次爆破均未成功。我軍集中所有火力壓制敵人,再派爆破組爆破,終于獲得成功,堡內敵人全部喪命。第二次攻克敵堡后,考慮下一步進攻敵碉堡時更加困難,因為其它碉堡距城根更近,敵人更便于火力支援,對我部隊威脅會更嚴重。為此,必須有強于敵人的火力掩護。據此,團指揮部決定集中所有重火力,壓制敵城墻和其它碉堡的敵人。由于我軍改變了打法,加之廣大干部、戰士不怕犧牲,英勇奮戰,很快掃清城墻外所有敵堡。

    在粉碎敵城外防御體系之后,前指命令各部隊,立即搶挖坑道,準備爆破入城巷戰。一營遵照上級指示,挖掘從陣地通向城墻根的地下交通壕,為攻城爆破做準備。這是敵人最害怕的一著。因為只要地下溝壕挖通了,我軍便可隨時對城墻進行爆破。因此,當我軍實施作業時,敵人依據有利地形,在城墻上居高臨下,用重火力向我軍射擊,使作業部隊傷亡較大。由于敵人火力很猛,加之地下土質堅硬,兩天過去了,溝壕并沒有挖多遠。因此,營指揮部號召各連發動群眾,研究快速溝壕作業的方法。最后采取白天挖坑道,夜間挖交通壕的辦法,一夜之間交通壕就挖出很遠。為不暴露目標,戰士們將夜間挖的交通壕用玉米秸覆蓋,上面再蓋上一層土。敵人發現后,用炮火轟炸,后再用火焰噴射器和燃燒彈打著,弄得部隊仍無法作業。最后我們采取用木料、門板覆蓋,上面加厚土層的辦法,使敵人的燃燒彈火焰噴射器無濟于事。這個辦法成功了,加速了坑道作業進程。

    敵人對我軍的坑道作業非常害怕,他們一方面集中城墻上所有重火力壓制、轟擊我作業部隊,另一方面讓殘存在城外地堡內的敵人小股出擊,對我進行騷擾。

    在此同時,我軍開展了強大的政治攻勢。孫毅司令員親筆給劉化南寫信勸降,使得城里敵人惶恐不可終日,華北七縱組織部副部長金濤幾次從無線電報話機中聽到劉化南向傅作義告急。傅作義只得又派出七個師南援。

    八縱隊邱蔚司令員來到前指。邱司令員曾來保定多次,對這里的情況十分熟悉。他在聽了匯報后,堅持來至城墻下的戰壕內,利用觀察孔,親自瞭望敵情,后來,又執意要到小西關去看。人們勸他:“那兒離敵人太近。”邱司令員卻滿不在乎地說:“越近敵人的槍彈越打不著。”就這樣,他們來到警察第三分局側面的一個院子里。邱司令員通過觀察孔仔細進行觀察。

    邱蔚司令員是經過長征的紅軍優秀指揮員。他從一九二九年就跟隨毛主席干革命。抗日戰爭中,他是晉察冀一分區楊成武司令員屬下老一團的團長。參加過黃土嶺殲滅日本阿部中將之戰。是狼牙山五壯士所在團的指揮員。他中等身材,黑紅的臉膛,神色安祥深沉,一雙大眼睛,明亮有神,威武嚴肅,他說話聲音洪亮,舉止瀟灑,神采奕奕。這位以勇猛著稱的戰將,不管遇到什么緊急情況,總是沉著冷靜,不慌不忙。他在幾十年的戰斗生活中,曾面臨過許多危難局面,總能信心百倍地化險為夷。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夜,我軍曾對敵人作了一次試探性攻城。晚二十時三十分,槍炮齊鳴,戰士們把千萬發槍彈打向敵人,突擊隊在民兵同志幫助下,把一部分爬城越壕的大梯子運到敵前。突擊隊在火力掩護下,兵臨城下,把敵人嚇的屁滾尿流。敵人把許多火力點暴露出來了,我突擊隊在虛晃一槍后,就撤出了戰斗。國民黨劉化南集團,卻用許多大炮小炮和機槍,胡亂折騰了一夜……

    紅旗插上古城

    鑒于調動北平敵人的目的已達到,中央軍委和華北軍區于十一月十八日二十三時命令七縱撤圍保定。十一月二十日,中央軍委在給林彪、羅榮桓、劉亞摟的電報中指出:“為不使傅作義早日驚動,我們已令聶榮臻、薄一波、滕代遠轉令攻擊保定之七縱停止攻擊”。前指遵照中央軍委和華北軍區的命令,即令各圍城部隊撤出,以利在運動戰中消滅敵人。十一月二十二日,保定守敵在北平敵軍的接應下:棄城北逃,我軍隨即整隊入城,將鮮紅的軍旗高高插在保定城樓上,古城遂告解放。

    漆遠渥   時任冀中軍區、第七縱隊副政治委員兼政治部主任        (吳達奎整理)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