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情結

    戰后日本的慘象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5-10-05 17:12:09

    ● 董   超
                                                 坐B24轟炸機進駐日本
          1945年9月2日,日本代表在東京灣美國“密蘇里”號戰列艦上簽署投降書,至此,法西斯軸心國中最后一個國家日本正式投降。根據《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后應由盟國派遣占領軍,在日本要地實行占領,以監督其解除武裝(只保留警察武裝)和降書的具體實施。美國以盟國總司令官名義,多次要求中國向日本派駐占領軍。
          1946年5月27日,上海江灣機場,一架B24轟炸機載著13人往日本飛去。這13人是中國派駐日本的先遣部隊,當時,32歲的廖季威是這支先遣部隊中的一員,任中共駐日代表團軍事組上校參謀。為顯示戰勝國的威武,他們乘坐的這架美制遠程重型轟炸機保留了十幾門機關炮。
          按照原計劃,繼這13人之后,一支近1.5萬人的部隊也將開赴日本,行使管制日本的任務。最初美國希望中國派出一個5萬人編制的軍隊,并指望派孫立人的新一軍去,但新一軍要去東北擔任接收任務,最后蔣介石只答應派個1.5萬人的師去日本。執行這一光榮任務的,是曾在越南河內擔任受降任務的榮譽一師和榮譽二師合編的第67師,師長為戴堅。
                                                中國駐日占領軍為何沒去日本
          6月4日.戴堅拜見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后,給了廖季威兩個任務:一是參考美軍的薪餉,擬出一個中國占領軍的薪餉表;二是抓住機會解決汽車問題,好使部隊全部機械化。
          6月6日,戴堅回國,住在橫濱的廖季威開始著手辦這兩件事情。之前戴堅給了廖季威一份第67師的編制裝備表,“說是15000人,實際上是14500人,有三個步兵團,一個炮兵團,一個運輸團,戰車、工兵、通訊兵各一個營,師部還有一個特務連和其他后勤單位。”廖季威對于部隊的編制爛熟于心。
          對于汽車和薪餉問題,柏奇說我們有的是剩余物資,補充你們是沒有問題的。接下來是談炊事用的燃料問題。美國人說,我知道你們炊事使用的燃料是木材,但根據規定,木材和柴火不能在日本征用或購買,必須全部從自己國內運來。廖季威說,可以將此情況報告國內,建議將燃料改為煤炭。美國人說,煤炭也不能征用,因為日本是缺煤的,也必須從國內運來。
          1946年7月上旬,準備工作正在進行,突然接到國內通知,第67師轉為內戰部隊,赴日計劃取消。到了8月下旬,第67師這支準備派到日本的駐日占領軍,在奉命進攻蘇魯豫解放區時,就被粟裕、譚震林率領的華中野戰軍消滅。
                                               戰爭對日本的破壞
          對于日本,廖季威并不陌生,他是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畢業生,在日本接受過軍事訓練。而戰后的東京市區滿目瘡痍,絕大多數房屋都被燒光了。他印象很深的是,斷垣殘壁中常常能看到一些基本完好的鐵質保險柜,成為整個廢墟中唯一沒有被毀壞的東西,顯得格外醒目。
          廣島更為嚴重,原子彈爆炸中心直徑兩三公里內的建筑物全部夷為平地。很多日本人在廢墟中撿來熔化物當紀念品賣,廖季威也買了幾個,他說鋼鐵、冰泥、玻璃融為一體后變成另外一種混臺物質,真是一種奇觀。
          在東京、橫濱、名古屋等地的街頭,廖季威看見來往的日本人,男的大多穿黃色軍服,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看見盟軍的軍官,都很自卑地不敢正視,而婦女一般是埋頭疾走,偶爾有笑容或者向他們俯首鞠躬表示尊敬。一些了解日本國民性的中國軍事代表團成員分析說,日本是個講究現實的國家,勝了,它就耀武揚威、作威作福;敗了,它便俯首稱臣。
          最初登陸的美軍,因為身邊的同伴戰友很多被日軍殘殺,所以對日本人非常仇恨。包括麥克阿瑟本人,差點被日軍俘虜,對日本管制的時候也就很不客氣。美國士兵看到日本人還穿軍裝,很是憎惡,不順眼還要去打他們。“戰爭結束后美軍軍紀比較松弛,士兵酗酒打人、搶劫強奸的事情經常發生,我曾在日本的報紙上看過一條新聞報道說,美軍進駐一年來,日本醫院有好幾個黑娃娃出生了,這是日本第一代黑人。”廖季威回憶道。
          知道自己是戰敗國的日本人,對盟軍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廖季威還記得他曾看見美軍軍營附近的木牌上,用英文、日文寫著“凡日本人進入此線以內者,格殺勿論”的告示。
          戰后的日本糧食缺乏,每人每天供應4兩大米,飲食店幾乎絕跡,糖果糕點根本沒有。一般做工勞動的日本人的午餐是幾個土豆或一點紅薯,因此,很多日本人都面黃肌瘦,營養不良。公園里的花圃草坪被用來種蔬菜土豆,動物園的動物,如獅子、老虎等則被殺來吃掉了;由于布料短缺。日本成人大多穿著拔掉領章的軍裝。學生校服則是黑色校服;盟軍士兵在街上扔下一個煙屁股,立即有日本人搶著去撿。
          廖季威說,1945年美軍初到時,要日本政府征用幾萬勞力為其服務,其中需要幾千名少女,這讓日本政府感到棘手,因為極端分子造謠說是征去做營妓,于是適齡少女紛紛逃避。后來知道被征的少女是分配到招待所當招待或者清潔工,因為有殘羹剩飯吃,還是西餐,不少日本人認為這是個美差,后來這種工作要經過百般說情懇求才能去做。
          普通人的生活苦不堪言,皇親國戚的日子也不好過。日本投降后,除了裕仁天皇的直系親屬外,其他皇族貴族全部廢除,特殊待遇被取消。這些人斷絕經濟來源后,以賣古董、字畫、珠寶為生。
          有一個侯爵經人介紹后找到廖季威,說家里有很多中國畫、西洋畫,請他鑒賞,希望廖季威或者其他中國人購買。但當時的廖季威不懂書畫,也沒有興趣,只好置之不理。這位侯爵后來又來找廖季威,送了他一幅名畫,請他轉告中國代表團,愿意將家中所藏的20多件名畫出手。
    在此期間,廖季威在東京刻了一枚水晶私章,邊款為“民國三十五年秋,購于東京”。
          新中國成立后,廖季威回國。1960年,精通日語、英語等語言的廖季威進入四川省圖書館,管理外文書庫。2005年,抗戰勝利60周年之際,他將右手手印留在了建川博物館中國老兵手印廣場上。
          2007年,廖季威在成都逝世,享年94歲。其子廖品正遵照父親遺愿,將那枚水晶印章捐贈給建川博物館。2009年11月,這枚印章被國家文物局評為國家一級文物。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