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情結

    奇跡生還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5-10-28 17:09:23

    ——憶關恒勛在日寇槍口下生還的傳奇
    ● 何相君    張曉玲
          1941年春,八路軍來到長城喜峰口外王廠溝村進行抗日活動,冀東軍區黨政軍機關也先后遷移到王廠溝。
          一個寂靜的小山村,來往的外鄉人突然多了起來,被日偽特務和漢奸嗅到了,引起了日本鬼子的高度警覺,先在離王廠溝較近的孟子嶺設立了警察所,調重兵封鎖,加強掃蕩次數,后又強化“集家并村”,瘋狂野蠻地實施“燒光、搶光、殺光”的“三光政策”,強行驅趕百姓離開祖輩繁衍生息的家園,將王廠溝劃為“禁作無人區”,如發現有人,格殺勿論。日本鬼子妄圖以此來阻斷百姓與共產黨、八路軍的血肉聯系。從1941年開始,日本鬼子掃蕩次數更加頻繁,手段更加殘忍,人民生活生存異常艱難。然而,王廠溝人民沒有向日本鬼子屈服,在共產黨八路軍的領導下,絕大多數革命群眾堅持戰斗在“無人區”。很多人加入了共產黨,參加了八路軍。13歲的關恒勛,被黨組織安排為兒童團團長,站崗放哨、送信送飯。
                                               為抗屬種地
          1943年春,關恒勛已是15歲了,幾年的“貓山”生活,使他感覺到實在是憋屈,就和父親商量參加八路軍。父親答應說:“待種完地去給他報名”。正當自家地種完時,黨組織上山找人,趁王廠溝駐著很多八路軍的機會,在相對安全的情況下,趕緊把抗屬家的地種上。石子溝河東莊由關元春負責找人,找了兩天,找到了關元生和他大兒子關恒宇(時20歲左右)、三兒子關恒云(時10歲左右);關元亮和他的兒子關恒勛;關元春自己的大兒子關恒玉和一個名叫百園子的(沒有大名)等一共七人。
          5月13日吃過早飯后,關元春留在家里做飯,關恒云因人小被安排在山頭上放哨,其余六人到小嶺根地塊為抗日家屬種地。地壟比較長,種了兩個來回趟后,關元生突然想起關元瑞(濤)(八路)送來的急信,大家停下扛耠子,湊到一起看信。正在大伙看信時,只聽到“唰、唰、唰”的聲音,大伙抬頭一看,一片穿著黃色軍裝的日本鬼子,端著明晃晃的大槍,兇神惡煞般地來向他們奔來。關元生迅速將信撕碎,倉忙埋入壟溝中,急忙中沒有埋嚴,大伙撒丫就往山上跑。鬼子們發現碎紙片拼湊之后,知道是八路軍信件,更加尾隨緊緊追捕。當6人被追到山崖頂,眼看被鬼子捉住時,一齊奮不顧身地跳進崖下瀑河的一個大水坑,拼命地游向對岸,往對面的山坡上跑,這時鬼子站在山頂上一齊向6人開槍。當時打倒了4人,有關元亮、關恒玉、百園子和關恒勛。子彈從關恒勛左臂上根處打入炸開,鮮血直流。關恒勛只覺全身酥麻,動彈不得。關恒勛本能地用右臂將左臂抬到臉上,鮮血順臉流淌。這時日本鬼子沖到跟前,逐一撥拉驗尸,每驗過一具尸體時鬼子都喊:“亞斯斃!”。當驗到關恒勛時,鬼子用腳踢了一下,關恒勛的左腿被踢到右腿上,認為已死去,就高喊著“亞斯斃!”、“亞斯斃!”,匆匆地奔向王廠溝去了。隨后那邊響起了激烈的槍炮聲。(后來,聽說關恒宇往棒椎崖溝方向跑時,也被鬼子打死了。關元生幸免逃出,建國后去世)
          5月13日清晨,不到半個小時,6名活生生的種地農民,就被日本鬼子當場打死了包括關恒勛和父親在內的5個人。日本鬼子草菅中國人的生命是何等殘忍與瘋狂!關恒勛身負重傷后,鮮血淌流,然而,在死亡線上徘徊的他,卻萬幸地傳奇般的生還下來。
                                               父子訣別
          日本鬼子走后,關恒勛本能地爬起來,在一片草叢中遇見了奄奄一息的父親關元亮。關元亮的腸子都流到腹外。父子相見,依偎在柴草中互淚相盱,關恒勛向父親說:“我這樣子不想活了”。父親有氣無力地說:“我這樣是活不成了,你不能死,要活下去,還得養活你母親和你弟妹呀”。父親以哀求和寄望的語氣斷斷續續地囑咐著關恒勛,然后帶著慘痛和仇恨的淚水無奈地咽了氣。
          在彌天大難之時,在父親彌留之際,父子在荒山野外生死時刻的最后相遇訣別,也算是天意巧合的永別!
          這時的關恒勛,拖著羸弱的身體,已經無能為力掩埋父親,也不知是困睡還是昏迷,也分不清楚是上午還是下午。挨到了天黑,又挨到了天亮。
                                               神奇的一盆粥
          天亮后,關恒勛蘇醒過來,環顧四野,迷迷茫茫,朦朧中下意識自己還活著。此時關恒勛又渴又餓,向大山爬已沒有力氣了,只好返向大河(瀑河)爬去。過河時用手劃水,發現左臂不聽使喚,已經轉悠了,這才知道左臂只連著筋和皮。
          關恒勛爬過河后,爬到一條小河溝喝點水,也不知昏迷多少次。到了第二天傍晚時,爬到大西溝的二道溝一處小河溝旁,碰巧遇到一盆高粱粥(是當地群眾給八路軍送的,是群眾躲兵時丟下的,還是給種地送的,誰也不清楚),關恒勛一口氣喝下了半盆粥。這盆高粱粥彷佛若觀音起死回生的甘露,似月宮的瓊漿玉液,又似天神點化,地神捧出專門為這位15歲孩子關恒勛,重傷兩天后,在深山老峪、荒郊野外中的救命粥。是這盆粥,使關恒勛在半死的路上增添了生存的力量!
                                               巧遇二大伯
          關恒勛吃了這半盆粥后,略有些力氣,隨后爬到二道溝的一條小道旁。這時已是日落西山覷覷眼的時刻,關恒勛艱難地偎靠下。是歇憩攢力,還是過夜?關恒勛自己也正在稀里糊涂茫然著。突然,山坡小道上響起“咔嚓、咔嚓”似人走路的響聲,由遠漸近。關恒勛本能地發出了羸弱的“哼、哼……”地求救聲。夜晚匆匆的野外行人,也尋著“哼、哼”聲,跑到關恒勛跟前,仔細一看,驚訝地喊出:“這不是大侄子關恒勛嗎!”。關恒勛這時也認出,這不是前兩天找我們給抗屬種地的關元春二大伯嗎!叔侄劫難奇遇,悲愴淚下,顧不上細說,關元春背扶起關恒勛就走。
          關元春為什么在夜晚(1943年5月14日),出現在二道溝山間小路上與關恒勛相遇呢?原來1943年5月13日早上,關元春將種地和放哨七人安排好后,便回到家里做飯去了。這時日本鬼子也起早,由孟子嶺到王廠溝來奔襲八路軍。因王廠溝和棒槌崖溝是平行的兩條溝,日本鬼子到棒槌崖溝后,本來應按近路翻過一道小梁就可到達王廠溝。這時我軍事先得到情報,已在小梁上布上口袋陣。可是,狡猾的鬼子卻沿棒槌山溝北下出溝,迂回到王廠溝溝口,從溝口兜著抄后路往里打。在溝口的老嶺子小嶺根,遇到了一群種地老百姓,鬼子就追攆。當時,為種地放哨的關恒云(10歲左右的孩子)不知是貪玩,還是沒看見,直到日本鬼子摸到跟前才發現,嚇得連聲都沒敢吭,癱鉆在草稞里。隨后,便發生了種地的六個人,被鬼子打死事件。這隊日本鬼子當天被八路軍在王廠溝設伏全殲。第二天,日本鬼子又調集500多日偽軍,在幾架飛機的配合下,對王廠溝進行了瘋狂掃蕩。焚燒了昨日的鬼子尸體,傍晚撤退。日本鬼子走后,關元春便到處尋找種地的人的下落。幾經反復輾轉,才在14日夜晚遇見了關恒勛。
          黑夜空曠的大西溝,崎嶇蜿蜒的山澗小路上,關元春背扶著關恒勛,艱難地深一腳淺一腳,連夜將關恒勛送到大石子溝里。當時關恒勛的母親和弟妹藏在這山洞里。
                                               劫后余生
          當時的條件,關恒勛的傷得不到有效醫治。幾天后,便化膿生蛆。他母親幫著往外挑蛆。后到棒槌崖一個教書的郭老師那里,取了一些藥敷抹。好長時間經常爛出碎骨頭茬子,好幾年沒收口,最終落下終身殘疾。1943年秋,為了躲避日本侵略者滅絕人性的暴行,關恒勛的母親帶著他、七歲弟弟和三歲妹妹,到龍須門(現在是本縣一個鎮)一帶流浪、討飯多年,直至1945年秋日本鬼子投降后,他們娘幾個才回到王廠溝老家。
          70年前的5月13日那天早上,給抗屬種地的6個人,遭到了日本關東軍一0一師團春田中隊(150人)的追殺。關恒勛是在日寇槍口下,死里逃生奇跡般幸存下來,現仍健在的唯一人。也是日寇侵華暴戾的見證人。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