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情結

    姚鐵民和他寫給兒子的遺書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5-10-28 17:05:38

    承德市老促會    郝洪喜    何永欣
          姚鐵民,化名宋德,男,滿族,遼寧省海城縣人。長工出身,因不滿地主壓迫欺辱投靠張學良領導的奉軍。“西安事變”之后,他毅然離開棲身18載的東北軍,投身共產黨領導的抗日隊伍,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38年6月,遵照毛澤東關于以霧靈山為中心區域開展抗日游擊戰爭的戰略決策,姚鐵民隨宋時輪、鄧華率領的八路軍第四縱隊5000多人挺進冀熱邊地區,在長城內外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創建抗日根據地。他曾先后擔任遷(安)遵(化)興(隆)聯合縣縣長、軍分區對敵聯絡科科長、長城工作團副團長等職。
           1940年初,日本法西斯統治的烏云籠罩著冀東大地,以2萬兵力對抗日軍民連續發動了5次大“掃蕩”。八路軍宋鄧縱隊和冀東大暴動的隊伍撤往平西整訓后留下的3個支隊,不得不化整為零,深入到深山區開辟抗日游擊根據地。1940年3月,姚鐵民被任命為遷(安)遵(化)興(隆)聯合縣第一任縣長。當時對敵斗爭環境十分嚴峻,抗日聯合縣政府僅由3人組成,而且沒有固定的辦公地址,在遷安、遵化、興隆3個縣的邊遠山區“圍山轉”,縣長走到哪里,那里就是縣政府。所以,人們都把當時的縣政府叫“背包政府”,把他這個只有2個“部下”的縣長叫“背包縣長”。就是在這樣的艱苦環境下,姚鐵民依然斗志昂揚,滿懷信心地帶領全縣人民開展抗日游擊戰爭。在那艱苦的環境中,姚鐵民沒有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成天破衣爛衫,可因他說話和氣,平易近人,經常身背搭鏈或糞簍子走村串戶,人們都親切地稱他“姚花子縣長”。
          姚鐵民雖然曾經在舊軍隊中度了十幾個春秋,后來又擔任縣長、長城工作團副團長等要職,可誰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官架子。他往來于長城內外,無論走到哪村哪戶,進門之后不是幫老鄉掃院子、擔水,就是和老鄉一起墊圈、起糞,什么活都干,深受群眾喜歡和愛戴,老鄉們都不把他當外人。有一天,鐵民住在遵化縣般若院村徐德奎家,因走漏風聲.敵人前來盤查。徐德奎的妻子說:“這是我的娘家爹,來看我來了!”來人問來問去,沒問出什么破綻,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興隆與遵化交界處的洪山口附近盆樓峪村廖金柱家,地處深山老峪,是抗日軍政人員經常出入的地方,敵人曾將他家房子連燒了3次。姚縣長聽到這一消息后,便將自己多年積攢準備捎回海城老家的200多元錢全部拿出來,資助廖家蓋房子用。
          姚縣長一向嚴格要求自己,無論何時何地,都跟群眾同吃同住。群眾因生活困難,有時不得不用老窩瓜、紅薯或菜粥來招待他。每當他吃起這樣飯菜時總是說:“這很好吃嘛!吃大米、白面的日子會有的,把日本趕走就會過好日子了!”
          1943年,日軍為斷絕共產黨八路軍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在遷遵興一帶瘋狂制造“無人區”,實行“集家并村”,從而使遷遵興聯合縣的工作更加困難。在艱難困苦面前,姚鐵民等抗日聯合縣的領導以大無畏的精神,帶領抗日軍民堅持戰斗在“無人區”,開辟出多塊抗日游擊區。不幸的是,在1943年2月4日,姚鐵民等人在興隆縣黑河川蘑菇峪鄉宋杖子村上紅石峪屯開展工作時被日偽軍發現。為掩護群眾迅速轉移,他主動將敵人的火力引向了自己,憑借一盤碾子和石磨作掩護和敵人周旋,終因寡不敵眾被捕。被捕前,他及時銷毀了機密文件,并砸碎了望遠鏡和手槍。
          姚鐵民被捕后,先是押在青龍縣,在敵人還沒有搞清楚他的真實身份之前,為保守組織秘密,姚鐵民改隨母姓,叫宋德。但由于他在該地區當過抗日聯合縣縣長,名聲比較大,敵人很快就弄清了他的身份,如獲至寶。因此,便將他押解到偽滿西南國境線上設立的最大的監獄—偽熱河省承德監獄,交偽熱河省特別治安庭審理。
          開始時,敵人對他還抱有很大幻想,先用軟的一套辦法來對他進行勸降,并許諾:若能交出冀東黨政軍組織和他所領導的遷遵興聯合縣黨政組織名單和活動地點、聯系方式,就在原來縣長的基礎上加官一級。這一條件,被他嚴詞拒絕了。敵人不得不降低條件,提出:只要聲明從現在起退出共產黨,不再抗日,就可以釋放回家與家人團聚。他斬釘截鐵地回答:“你們日本人侵略我們國家,蹂躪我國人民,只要你們還進行侵略,我就一定抗日到底!即使我死了,我們的后代也一定會把你們徹底消滅!”敵人看用軟的不行,便采用了各種酷刑:皮鞭抽、坐老虎凳,壓杠子,灌火油、辣椒水、汽油等刑罰。最后,敵人的棍棒打折了他的兩根肋骨,并連續用辣椒水從鼻孔和嘴里灌入,使他嗆炸了肺,患下了嚴重的哮喘病,終日吐血不止。
          雖經無數次被折磨得死去活來,但他仍是堅貞不屈,沒有暴露半點組織秘密。最后,敵人不得不判處他死刑。在獄中,為能逃出虎口,再次奔赴抗日戰場,他曾同難友一起秘密策劃越獄暴動。不幸的是,暴動計劃因中途有2個敗類告密而失敗。
          1944年4月初,姚鐵民的病情日益加重,在得不到及時治療的情況下,他最后慘死于獄中,時年46歲。臨終前,鐵民曾經給他唯一的兒子留下遺囑:
          “振福吾兒,這是我們父子最后訣別。回憶余自進關入俠,本想與諸同志攜手共同抗擊日寇,今不幸被捕入獄。既為革命,夫復何言!現既宣告處死,決不望生,現余為國捐軀,死復何憾!余所最痛心者,祖國尚在淪陷,諸同志仍在水深火熱中努力奮斗。吾兒既已成年,汝當以身許國,以繼余之素志。是所至囑。”
          姚鐵民被殘害致死后,由2個監獄中的“犯人”抬著,在獄警的監押下抬到偽滿西南國境上最大的“萬人坑”—承德水泉溝“萬人坑”草草掩埋。1957年承德地區民政科在水泉溝“萬人坑”遺址處找到了姚鐵民的遺骨,并樹立了“姚鐵民烈士之墓”的墓碑。
          1962年7月,中共承德地委、專署,中共承德市委、市政府在熱河革命烈士紀念館隆重集會,敬送姚鐵民烈士回歸故里。承德地市委領導指出,姚鐵民同志的一生,“是光榮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全區干部群眾都要學習鐵民同志對黨忠心耿耿,對敵斗爭堅強不屈的高貴品質。”
          姚鐵民烈士的靈柩啟程,安葬在遼寧省沈陽市烈士陵園。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