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老區情結

    “千人墓”血史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15-11-02 16:58:45

                                                 ——令人慘不忍睹的平陽村慘案
    ● 付   憑
          平陽村位于平陽河下游,是阜平縣的東部門戶。1943年秋,日軍糾集4萬兵力,以阜平縣為重點進行“掃蕩”。抗日軍民針鋒相對地開展了“反掃蕩”斗爭,不斷給日軍以沉重打擊。日軍為達到摧毀我抗日領導機關和根據地之目的,由大隊長荒井率領500余名日偽軍對平陽一帶進行了長時間的反復“掃蕩”。
          9月15日,荒井采取迂回戰術,由曲陽沿沙河進入阜平縣境。因群眾及時轉移,并進行了清野,荒井的隊伍在平陽撲了空,不但沒有抓到一個人,反而連連踏響游擊組埋下的地雷,傷亡30余人,不得已撤退到平陽東南20華里的曲陽縣土嶺。當敵人偵察到平陽一帶老百姓隱居野外的情況后,便對附近長達60余華里、寬40余華里范圍內的近百個村莊和山嶺溝壑反復搜查“圍剿”,前后持續月余,步步緊逼平陽。敵人忽東忽西,閃電式地輪番“掃蕩”。常常是夜間出發,天不明即合圍某一地,待天亮后再對一山一溝進行逐個搜索。鐵蹄所至,村莊無不變成廢墟,百姓無不慘遭殺戮。
          9月21日,日軍在平陽南山一條山溝里,搜出32名老百姓。他們把老百姓押到一個打糧場里,逼迫他們脫光衣服,男女在一起扭秧歌。百姓們不從,日軍就用刺刀挑他們。人們身上被挑得血跡斑斑,仍不屈服,遂全部被殺害”。另一路搜山的日軍則對一名懷孕7個月的婦女打賭取樂,有的說懷男,有的說懷女,爭持不下。荒井便指使其手下將這名婦女的衣服扒光,然后剖腹驗看。一個日軍用刺刀在孕婦腹部猛一挑,立即鮮血噴濺,腹內腸子和胎兒一起滾落地上,母嬰慘死在日本法西斯的屠刀下。
          日軍在進行第二次搜山時,將20多華里長的鹿駝山封鎖包圍,凡落入敵手的,無一生還。64歲的楊貞被抓后,日軍逼著他脫下鞋襪,在布滿荊棘和碎石的山坡上奔跑,并要他用石頭砸死自己的妻子、兒媳和外孫女。楊貞不予理睬。兇惡的敵人就用刺刀將他刺死,又把他的妻子剖腹殺害。外孫女抱著姥姥的頭放聲痛哭,也被日軍拽起從山頂扔到山下摔死。日軍隨后又用石頭把楊貞妻子的腦袋砸得爛碎。楊貞的兒媳和其他幾名婦女也被殺害。在另一個村子,日軍抓住一名60多歲的婦女,將她刀剮后,又扔進火里燒死;一名年輕婦女被開膛后,不懂事的嬰兒見母親躺在地上,在血泊中爬到母親身邊,抓著腸子要吃奶。其景慘不忍睹,日軍卻狂笑取樂。
          9月24日,日軍在山嘴頭抓住放羊的韓小更,逼問八路在哪里,村干部叫什么名字。韓小更不回答。一個日軍便向他猛刺。韓小更機靈地側身閃過,就勢搬起一塊石頭,把日軍砸下山崖。韓小更被其他日軍亂槍打死后,他的心肝竟被這伙殺人的惡魔挖出,帶走去烹食。
          9月25日,日軍到20華里以外的曲陽韓家峪“掃蕩”,沿途燒毀10余個村莊,抓捕10余名百姓。日軍將一名65歲的老漢捆起來,用刺刀將他的下身捅得稀爛。一名少年被倒栽在土坑里活埋后,他的上身被埋在土里,露在外面的下肢仍在搖動。這伙惡徒卻扶著少年抽搐的雙腿,嘻嘻作樂。一名青年被捕后,日軍把他捆起來,用刺刀把其前額的肉割得垂下來,遮蓋住他的雙眼,后又把他扔到水井里淹死。
          10月22日,日軍從平陽南下,搜出藏在山洞里的25名婦女,并逼問她們八路軍的去向。婦女們回答:“不知道!”一個日軍把16歲的女孩張大索從人群里拽出,一刀將其頭顱砍下來,放在一把木椅上,讓其他婦女跪著圍觀,并問人們“好看不好看”。另一日軍提起人頭,用河水洗去鮮血,恐嚇說:“誰不說,統統殺頭!”眾婦女仍緘口不語。日軍又讓一名50多歲的婦女抱著人頭,而這名婦女正是女孩張大素的母親。她悲傷至極,放聲痛哭。日軍卻把刺刀對準她的胸膛說:“不準哭,要笑!”悲痛欲絕的母親仍號啕不止。罪惡的刺刀又刺進了她的胸膛,老人抱著女兒的頭,慘死在血泊中,日軍把幾個婦女押到據點,將其余的婦女趕進山洞,隨后點燃干柴,塞進洞中。洞中很快彌漫起滾滾濃煙,有的人不堪忍受,跑到洞口逃生,卻又被日軍推了進去。這些婦女全部被活活燒死在洞內。
          同一天,駐河西的日軍突襲北水嶺。3個日軍抓捕到一名正在收割莊稼的男子,然后將其押回,同婦女們關在一起。這名男子同日軍英勇搏斗,救出婦女們,自己卻落入敵手。日軍把他綁住梯子上,百般折磨,先用棒子打,后用炭火烤。他渾身都被烤焦了,最后被扔進山藥窖內,頭被石頭砸爛。日軍抓住另一名青年,把他捆起來拉到一個陡山上,用繩子牽住往山下滾。滾下去又提上來,提上來再滾下去,如此反復數次,直到滾死扔下山崖。日軍抓來一名少年,把他捆起來后,放出狼狗咬他。兇惡的狼狗嗥叫著向孩子撲去,一口一口將活生生的人肉撕扯下來。日軍站在一旁哈哈大笑。
          在平陽西部一帶的山里,躲藏著幾個村子的群眾。狡猾的日軍采取聲東擊西的手段,兵分3路進行“圍剿”,并連續搜山10天。日軍發現一一個山洞里藏著200多人,便進洞抓人。洞內的人對日軍一頓亂石襲擊。日軍將投石人殺害后,把人們驅趕出山洞,趕出一個打一個。日軍為了得知我軍的去向,把青抗先隊長的衣服扒光,吊在樹上,數次將他打得昏死過去,最后又在其脊背上猛刺兩刀。兇殘的日軍還將一名青年民兵的腿刺穿,邊絞動刺刀邊審問。敵人用種種暴行殺害了我8名抗日干部,但仍一無所獲,最后將其余人帶回據點殺害了。
          平陽村西部的梨園內,有一個窯洞。日軍發現后,便派一個漢奸進洞搜捕。隱藏在暗洞的游擊組員張見蘭等人將漢奸拖入洞內,嚇得漢奸高聲呼救。日軍聞聲入洞,將張見蘭和幾名婦孺抓捕,當場對張見蘭進行刑訊。張見蘭明知眼前的假墳堆里藏著我騎兵營的軍需物資,但他寧死不說。日軍將洞內群眾的被褥抱出來點燃,將張見蘭捆住,扔進火堆。兩個日軍站在火堆兩邊,各拽一根繩頭,邊來回拉動邊審問張見蘭,見張見蘭只說“不知道”,便用刺刀將他扎死。同時被抓的一人,被吊在梨樹上打了200多棒,渾身的肉都被打爛了,最后被日軍挑死,投入火中。接著,他們又審訊8名婦孺,得到的回答仍是“不知道”。窮兇極惡的日軍把她們推入火中,全部燒死。
          一天晚上,日軍把捕來的21名青年押到一座平房頂上。房頂一角架著機槍。一名日軍軍官舉著戰刀,逼問誰是干部,誰是抗日家屬。青年們閉口不答。日軍軍官戰刀一揮,21名青年的生命,被日軍狂叫的機槍奪去了。
          更為慘無人道的是,日軍抓捕了一名青年,將其衣服脫光,用繩子拴住他的生殖器,拉著在山上亂跑,后押到村里用錐亂扎而死。山嘴頭村的15位農民被抓后,日軍把他們的褲腰帶解開,把他們的頭裝進褲襠里,推下山活活摔死。
          羅峪村的婦聯會主任劉耀梅被捕后,荒井得知她是共產黨員、村婦聯會主任,立即親自審問,讓她說出邊區機關和八路軍的駐地,交出村干部和共產黨員名單。劉耀梅昂首挺胸,一聲不吭。荒井暴跳如雷,命令日軍對她施加酷刑,遭到劉耀梅的厲聲痛罵。第二天再次審問,劉耀梅仍大義凜然,堅貞不屈,怒斥日軍的獸行。惱羞成怒的荒井命令漢奸特務剝下劉耀梅的衣服,親手將她大腿上的肉割下來,讓人烤熟,用刀插起一塊,邊吃邊說:“好吃,好吃!”劉耀梅忍著疼痛,大罵日軍是兩條腿的野獸,荒井無計可施,便又指使日本兵將劉耀梅腿上、胳膊上、胸脯上的肉一塊一塊割下來。劉耀梅忍著劇痛,幾次昏死過去,荒井舉著戰刀,逼到劉耀梅面前,惡狠狠地要挖出她的心肝,女共產黨員英勇就義后,荒井又將她的頭割下來,扔到井里,把她身軀上的肉挖下來,帶回去剁成肉餡包餃子吃掉了。
          日軍撤退前夕,殺人更加瘋狂。日軍把上滾在刺刀尖上的日子平陽村的一名孕婦的衣服扒光,按在一口棺材里,讓20多個婦女脫光衣服,圍在棺材四周觀看。在孕婦的聲聲慘叫之下,日軍用刀剝開孕婦胸前的皮肉,撕扯開來,然后開膛破肚,摘出心肝(她的心肝后來也成了日軍的菜肴),挑出胎兒。婦女們緊閉雙眼,不忍看這非人的屠殺。日軍向她們狂叫道:“你們要回家,這樣的殺了的!心的炒了吃!”一次,日軍把60多名婦女綁在一起,問道:“你們愿意跟著走,還是愿意回家?”當得到“愿意回家”的回答后,殺人不眨眼的日軍把她們剝掉衣服,全部砍了頭。在一處大院,日軍一次就殺害了我同胞140多人。
          “掃蕩”過后,平陽村到處都是尸體和血跡,5個殺人場上,尸骨滿地,黃土呈紫黑色。17個山藥窖里都填滿了死人。平陽街上的死尸有300多具,大都是青年男女。許多人頭堆積在一起。爛腸碎骨和一條一縷的人皮遍地皆是。街道兩旁的樹上也掛滿了血肉尸骨,慘景令人毛骨悚然,目不忍睹。
          日軍法西斯慘無人道的大屠殺,并沒有嚇倒平陽人民。他們掩埋了死難同胞,開始重建家園。一大批青年為給死難者報仇,把日軍侵略者趕出中國,自愿報名參加入伍,走上抗日前線。為了教育子孫后代,控訴日軍暴行,村里修建了一座千人墓,并砌石立碑,永志血史。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