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促進會通訊

    重說理想信念

     
    信息來源: 老促會   發布人: 管理員   發布時間: 2010-12-30 10:13:30
        按語: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5周年、迎接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之際,省老促會向全省老促會系統的同志們推薦賀捷生同志寫的《重說理想信念》這篇文章,請認真學習,以大力弘揚理想,堅定信念,重塑信仰,進一步做好老促會工作,努力促進老區建設又好又快發展。

    賀捷生

      理想、信仰,今天突然成為一個十分突出的問題,擺在全社會的面前。

      社會發展了進步了,信仰何以成為問題被提到人們的精神生活,確實很值得研究。不久前,我看電視劇《潛伏》,國民黨天津情報部門的李涯諷刺用情報換美元的謝若林“沒有信仰”。謝若林回答很干脆也很無恥:“我有信仰,我信仰生存主義”。這就是說,我為生存活著,只要能活著,其他通通無所謂。無疑,這種觀點丟掉了一個人社會屬性的責任,剩下的只是自然屬性,為活著而活著。讓我不可思議的是,我在今天的網上竟然看到了對這種論點的贊同。五十年前,我在北大讀書,那時我們也談理想,也談信仰,當時我們的中心話題是報效國家,盡快完成學業,投身建設社會主義的強大中國。我們的青春同朝氣蓬勃的新中國一樣,時時都充滿向上的活力。而五十年后今天再談信仰,心里覺得沉甸甸的——是的,在市場經濟的大潮下,它已經顯得多元,顯得更趨功利化,當然這種討論也更具特別的意義。

      在有些人看來,在今天這樣一個價值多元的年代,我們談理想談信仰,似乎很不合時宜。而我看來,信仰不僅是理念和精神,更是人生的指南和人生的最高追求。不論社會怎么發展,不論經濟怎么繁榮,即使到了我們成了世界頭號經濟強國的時候,如果放棄了對理想對信仰的追求,我們的社會同樣會走向沉淪和沒落。不談信仰,我們先輩們拋頭顱灑熱血的光輝人生,他們具有的犧牲精神,就無法理解。我是研究軍史的,在中國革命史上,毛主席一家為革命犧牲過6位親人是社會上都知道的,徐海東大將家族70多人犧牲就少有人知了。

      我也想起我家的歷史:從我父親賀龍投身革命直到新中國成立,他的宗親中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2050人。父親在世時,認為滿門英烈都是為國家獻身,那是戰爭和革命事業需要,不必要常提我們自己,所以很少有人知道。3年以前,我女兒為緬懷先輩業績,自費出版了一本賀氏宗親英烈名錄,社會上才知道這件事。我常想,前輩們這種不惜生命代價的精神為了什么?是為了理想,是為了他們堅守的信仰。可能干百萬的普通士兵只是為了有飯吃有田種的最低目標,那么作為黨和軍隊的領袖們則是非常明確的,那就是在中國徹底推翻黑暗的舊制度,實現民族解放和人民的徹底翻身解放。所以他們可以舍家紓難、英勇獻身。

      去年,新中國成立60周年前夕,為緬懷英烈,我不顧74歲高齡,特意回了一次故鄉,重訪了一個又一個英雄的犧牲地,憑吊了一座又一座烈士陵園。那里有我的先輩和親朋,我想了很多很多,理想信仰的問題再次撼動我的心靈。在大革命年代,我的小叔叔賀文掌,因參加武裝斗爭遭敵人逮捕,敵人要賀龍送5萬大洋便可放人,但送信人遭到我父親一頓怒斥,敵人隨即將我15歲的小叔叔放在籠屜里活活蒸死。我的姑姑賀滿姑,是一個聞名湘西的雙槍女英雄,1928年桑植起義后,在當年5月的一次作戰中,姑姑被敵人包圍,彈盡糧絕時她同她的二子一女同時被捕,敵人對這樣一個年僅30歲的女紅軍用了極刑,姑姑在敵人五馬分尸的慘烈手段下英勇就義,至死她都頑強不屈。我的大姑賀英(《洪湖赤衛隊》韓英原型)、二姑賀五妹,她倆犧牲在同一次戰斗中,同樣英勇悲壯。這些烈士,他們為了什么?是為了國家的獨立和全民族的徹底解放。有段記載今天有些人或許無法理解:1927年我父親率兵赴南昌起義前,蔣介石得知消息便開始拉攏他,以500萬光洋,外加一個漢陽兵工廠和武漢衛戍司令的頭銜送他,企圖收買賀龍。但這絲毫不能動搖我父親的崇高信仰和政治理想,他脫下皮鞋穿草鞋,毅然決然率領包括三千湘西子弟兵在內的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浩浩蕩蕩開赴南昌舉行起義,從此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有了自己的一支革命武裝。起義之后,敵人出于對賀龍的仇恨,對我的家鄉洪家關進行了瘋狂的燒殺屠戮。在“誅滅賀龍九族,雞犬不留”的叫囂聲中,“鏟共義勇隊”和“清鄉隊”所到之處,十室九空。賀氏族人僅那一次就被殺害了80多人。

      我重提這些歷史,決不是要重溫家族的光榮,而是要說明信仰的力量和理想精神的重要,先輩們如若沒有信仰,我們的國家和人民就沒有今天。信仰永遠都是鼓舞我們奮發進取的精神號角,有了信仰,我們的事業才能發展,我們的國家才能進步,我們的軍隊才能立于不敗之地。我們也才能真正理解,我們的前輩在90年前,為什么能像雄鷹一樣飛到歐洲去傾聽大革命的余音流響,飛到蘇俄去領受工農革命的風暴?為什么會有一批又一批熱血青年拋棄殷實富裕的生活、甚至毀家紆難而走進山林,建立革命武裝?為什么一批纖弱的知識分子能組織起千萬民眾,用熱血托起沉淪的大地?包括我父親在內,他們中的許多人當時可以說都有比較殷實的家庭生活,但他們投身革命義無反顧,為什么?這就是信仰的力量。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缺什么也不能缺信仰。人的生活中,金錢是重要的,但僅有金錢是不行的,崇尚拜金主義同樣也會讓人墮落。金錢的泛濫能使信仰沉睡,官場的庸俗能使理想失色,市場的失信能使社會畸形。值得注意的是,蔑視理想的拜金主義已經開始并且正在損害著我們社會的健康肌體。在全社會中張揚理想,重塑信仰,建立和倡導一種高尚的社會道德,去和一切腐朽的低俗東西作斗爭,是擺在我們全社會面前的任務,所有中國人都應當為此努力。

      不久前,中央臺播出了一個名為《老大的幸福》的電視剮,去年,還播出過《潛伏》、《人間正道是滄桑》等一批好作品,這些作品都是在更寬泛的意義上討論理想話題的。這說明一個現象:我們的社會有一大批正直的藝術家、史學家、文學家、思想家,已經發現了關于信仰的社會問題,他們在用先輩的光榮歷史拷問自己,也在拷問所有中國人。

      中國人的精神信仰是不能死機的,它應當被激活。我們的文明建沒應該有更宏偉更高遠的目標,我們應該循著這個目標奮發努力。

    (載于《河南老區建設》2010年第10期)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