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tteac"><optgroup id="tteac"><thead id="tteac"></thead></optgroup></small>
  • <small id="tteac"></small>
  • <menuitem id="tteac"></menuitem><tbody id="tteac"></tbody>

    <menuitem id="tteac"><tt id="tteac"></tt></menuitem>
    老區旅游

      今天是:
    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歡迎訪問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網站
    新聞查詢: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 促進會通訊

    美麗鄉村的色彩

     
    信息來源: 河北老促會   發布人: 河北老促會   發布時間: 2021-02-03 09:46:06

    ——記行唐縣東安太莊村黨支部書記劉金國

      楊輝素

    金秋是劉金國最喜歡的季節,不僅僅因為這個季節里的碩果飄香,更因為他喜歡看到鄉親們帶著豐收喜悅的笑臉。

    是的,在劉金國眼里,鄉親們的笑臉比滿坡樹上的紅蘋果還要甜,比滿灘盛開的皇菊還要美。世上所有的美都比不過走出貧困,步入越來越富裕、越來越紅火的小康生活給鄉親們帶來的心里美。

    無數個清晨,劉金國披著晨靄、蹚著晨露,檢視著村里的千畝果園。他習慣性地摸摸這棵樹干,碰碰那根枝杈,樹上一個個套著袋子的大蘋果垂掛枝頭,樹枝壓彎了,仿佛在對他行鞠躬禮。

    試驗田里的皇菊更給大地添彩。大片皇菊在秋日的陽光下盛開,花朵那么美,細小的花瓣重重疊疊千姿百態,仿佛畫家的畫筆精心勾勒而出,仿佛刺繡高手用最美好的金絲線針針繡出,那顏色比陽光還溫暖,比黃金還純粹,皇菊還可做菜、入藥、泡茶,給鄉親們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

    僅此兩項,行唐縣東安太莊全村人均年收入7000多元,還有蔬菜大棚、服裝廠、飯店、養老院……鄉親們入股分紅,打工掙錢,脫貧隊伍中決不落下一個!

    欣欣向榮,蓬蓬勃勃,這是一個村莊的盛景,讓人欣喜、振奮、贊嘆!

    要找這樣一個人并不容易,他要有一顆為老百姓辦事的“公心”,還要有能力、有魄力、有執行力。

    南橋鎮東安太莊村地處行唐縣東部丘陵區,丘陵干旱,只能種些蕎麥、谷子等耐干旱作物。俗話說:“天干狂風多,人窮閑話多。”因為窮,婆媳之間、鄰里之間口角矛盾不斷,再加上村里的一些遺留問題,村民上訪告狀時有發生,東安太莊村不安穩不太平。鄉里頭疼,縣里著急,鄉親們何時才能脫貧致富?選一名優秀的“帶頭人”是當務之急。

    要找這樣一個人并不容易,他要有一顆為老百姓辦事的“公心”,還要有能力、有魄力、有執行力。鎮黨委遍尋村里,最后把目光鎖定在“劉金國”身上。

    劉金國1957年生人,臉膛黧黑,個子不高,長得敦敦實實,說話快人快語,辦事敞亮利索。他上過高中,腦瓜活絡,上個世紀80年代,就乘著改革開放的東風跑起了運輸。從一輛大貨發展到三輛大貨,劉金國一個月能掙一萬多元,而那時一名公職人員每月的工資也才幾十元。

    南橋鎮黨委經過考察看出,他不僅見多識廣,更有一身正氣,有一股闖勁兒和韌勁兒。鎮黨委書記親自找劉金國做思想工作:“老劉,你是黨員,黨員就要發揮模范帶頭作用,你一個人富了不算富,鄉親們都富了才是真正的富。”

    劉金國左思右想,覺得鎮黨委書記說得對,我是因為黨的政策才過上了富裕日子,是該回饋社會和鄉親們的時候了。幾天后他找到鎮黨委書記說:“我想通了,我干。”書記嘿嘿樂了:“我就知道沒看錯人。”

    當村干部 —— 老婆孩子加上親朋好友,所有人都不贊成,都認為這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蠢事。老婆跟他說:咱村里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欠了40多萬元外債,沒人愿意接這個爛攤子,你放著好好的生意不做,想過官癮啊?

    他說:“不是我想過官癮,我是黨員啊!”

    在黨員選舉中,劉金國全票當選東安太莊村黨支部書記。那天,他對全體黨員深深地鞠了一個躬:“請大家放心,我劉金國一定要讓咱村鄉親們富起來。”

    語音不高,落地有聲,這是一名黨員對黨和人民的鄭重承諾!

    為了表明決心,劉金國賣掉大貨車,停了生意,全身心投入到東安太莊村的治理建設中。

    “身如逆流船,心比鐵石堅。”在這樣的決心和勇氣下,還有什么事做不成?

    要想富,先修路。在新農村建設中,國家實施了“村村通”工程。

    東安太莊村的路實在太難走了,一下雨就變成了泥溝,人們出行要挽起褲腿,扛起自行車,鞋子都沾爛了,稍不留神就摔個仰八叉。這樣的路況啥事也干不成!

    劉金國決定先將出村路修好。他一趟趟跑縣里的交通局,說情況、打申請,交通局給予大部分資金支持,但剩余的五六萬元資金要村里自己解決。

    雖然這是一件好事,但對于還欠著一屁股窟窿債的東安太莊村卻是一件難事,五六萬元怎么出?劉金國召集村干部開會,他說:“村兩委班子帶頭,我先拿。”他一下子拿出4萬元。其他班子人員也紛紛解囊,大家湊了2萬元。

    推土機、鏟車來了,水泥、沙子來了,只用了一個多月時間,一條長約3公里,寬4米的路直通省道,成為連接東安太莊村和外界的橋梁。

    這第一件事,劉金國干得漂亮,深得民心。

    然而,接下來這件事可就沒那么容易了,甚至還有人身危險。

    東安太莊村村東,大沙河蜿蜒而過。大沙河歷史悠久,這條發源于山西省的河流,經保定阜平縣的王快水庫,一路流經這里,再向南流至新樂市。千年沉積,大沙河兩岸泥土之下,是玉米粒般細白的沙子,沙層厚達20多米。

    某些人借承包河灘地的名義,非法采沙,給河灘上留下一個個觸目驚心的大坑。如果不制止,河灘上的耕地將全部毀掉,也對河堤以及附近的基礎設施破壞嚴重。這些人得到了眼前暴利,毀掉的卻是子孫基業!

    劉金國決定收回河灘承包地,禁止采沙。

    既得利益者不干了,你劉金國想擋我財路,你有幾個膽子!

    半夜里,一個操著外地口音的人給他打電話:“劉金國,你放著好好的生意不做,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我勸你別管得太寬,否則,兩天內削掉你的腦袋,十天內叫你老婆孩子音信全無!”

    劉金國鎮定自若:“我還真不怕嚇,只要你削不掉我的腦袋,我就得干!”

    他不怕,家里人怕,老婆孩子嚇得不敢出門,老婆哭著求他:“你就算為了我們,咱不干了!”

    劉金國安慰她說:“這幾天你們就躲在家里,哪也別去。公安局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呼,如果我真有了事,警察不會不管的。”

    他像沒事人一樣,照樣工作。

    恐嚇無效,電話又打來:“劉金國,你要是有膽子,咱們晚上一點鐘大沙河橋上見,你敢不敢?”

    劉金國笑了:“有什么不敢的,你等著,我去。”

    深夜一點鐘,劉金國不顧家人勸阻,騎上摩托車就到了橋上。夜風冷吹,四野黑暗。劉金國大喊:“我來了,你們出來吧。”沒有回聲。他孤身站在橋上吆喝了一個多小時,始終不見一人。也許那些人正藏在暗處,只是想看看他的膽量,想測試一下他的決心。

    劉金國坦言,他那次真是豁出命了,雖然有警察在周圍埋伏,但如果突然冒出一悶棍或者一槍,都會防不勝防要了他的命。

    那次以后,恐嚇電話少了,但又有人試圖拿財物賄賂他,給他送奧迪汽車,他說我不要,要了就燒死我了;給他送錢,他說我不收,收了老百姓就背興了。

    劉金國為了村里的利益,就是這么個人,軟硬不吃,硬是把600多畝河灘地收回來了,重新承包,復耕還田。并利用籌得的45萬元一次性償還了村里的債務。群眾的疑慮漸漸消除了,在心里為他挑起了大拇指。

    基層工作比想象中還要難,一個執行力強的帶頭人,是打贏這場脫貧攻堅戰的重要因素。

    要脫貧致富就要發展產業。劉金國拿著丘陵上的土樣找縣林業局,找河北農大,找省農林科學院,對土質進行化驗,并把農業專家李保國、孫建設、馮建忠、曹克強等人都請來了,進行實地勘測。

    農業專家認定:丘陵上的土質相當適合栽種果樹,尤其是蘋果樹。

    可專家又提出了現實問題:丘陵上沒有水,沒有路,樹怎么活?人怎么上去?根本不可能嘛!

    劉金國說:“你們給我點時間,,我在10天內答復你們,我保證在3個月內把路打通,如果我辦不成,我不當這個書記了。

    對方說:“行,我們等你回話。”

    專家們走了,村里人都說劉金國說大話,專家都認為不可能解決的問題,難道他能解決?

    劉金國召開全體村民大會,會上大家議論紛紛,早年間也曾有人在山上種植過蘋果,但產量小又賣不出去,不得不把蘋果樹當柴燒了。如今又要種,要重蹈覆轍嗎?劉金國當場表態:我負責到底,賺了是大家的,賠了算我的。他給大家吃了定心丸,群眾這關算過了。

    劉金國又召開全體班子會,商量決策。最后決定先規劃出一條上山路線,需要在哪里修路,先用鏟車和推土機推平了捋出來。

    他讓全體干部都上山去盯現場,他說:“誰要阻撓,你們不要和阻撓者碰,讓他們到村大隊來找我,我在這兒等,一切由我處理。”

    大隊部和他家僅一墻之隔,他家都不回。果真有找來的,他耐心解釋:占了誰家的地,咱們都給記著呢,都會按國家政策給予補償,咱們爭取三五年內讓大家收入翻一番,讓全村人都富起來,決不讓任何一個人掉隊。

    很快,一條寬4米,長6000米的環坡路,為每家每戶打開了果樹種植、管理的通道。路的問題解決了,澆水的問題又擺在眼前。此時,劉金國早已成竹在胸。

    河北農大、省農林科學院等以最優惠的價格為村里提供了樹苗,第一年,東安太莊村就種了六七百畝蘋果苗。澆水的問題,使用最原始的人工操作,拉水上山,再手工澆灌,像伺候孩子一樣。

    第二年,澆水問題徹底解決。劉金國和班子成員先期個人墊資4.5萬元,在村東打了4眼井,鋪設了1000多米防滲管道。之后,林業、水利等部門又扶持項目資金23萬元,打井11眼,鋪設了5000多米防滲管道,建揚水站7座。

    蘋果苗第4年結果,第5年進入盛果期。開頭3年,劉金國又向國家爭取到種植林下經濟的項目資金,在果樹下種辣椒,國家每畝地補貼500元。

    劉金國專門為蘋果注冊了安太商標,成立農業合作社模式,“統一管理,分散經營”。安太蘋果基地被列入省級觀光采摘果園,被農業部確定為國家首批水果(蘋果)標準化果品種植示范園。蘋果樹成了村民們的“搖錢樹”“金飯碗”“綠色銀行”。

    在劉金國的帶領下,2018年底,東安太莊村建檔立卡的貧困戶238戶,貧困人員737人,全部脫貧摘帽。

    如果沒有國家的脫貧攻堅政策,沒有那么多資金、技術、項目的支持,個人就是再能,也干不成那么多事。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是劉金國經常念叨的一句話。國家給了這么多富民政策,一定要用好,用到每一位老百姓身上。

    山上成功了,劉金國又把眼光投向村東的大沙河,打造“沙河水鄉”景區。在沙河沿岸栽植桃樹700畝,梨樹600畝,村西北建起了成方連片的核桃林1740畝,形成了環村經濟林帶。

    河灘,曾是村民的內心之痛,如今,河灘已恢復,并且別出心裁地引進皇菊種植。通過技術培育,使皇菊在910月里提前開花,花期能開兩個多月。每當有客人來村里,劉金國都會拿出已注冊的漫客皇菊茶請客人品嘗,看著客人陶醉的神情,他也笑開了花。2020年,他們要擴大皇菊種植,還要建立與之配套的大型皇菊烘干廠。

    桃花粉,梨花白,蘋果紅,菊花黃……那滿目的色彩和芬芳已使人迷醉,這就是美麗鄉村的色彩!村子里還辦起了獨具特色的農家樂、鄉村旅游接待中心、蔬菜大棚采摘等,都成為吸引游客的亮點。

    為了讓村里的婦女在家門口就業,劉金國又為村里引進了“家庭手工業”項目,建起了服裝加工廠、工藝品加工廠等,走出了一條以特色種植為主,冷鏈運輸、產品加工、設施農業、生態旅游等產業融合發展的道路。

    東安太莊村的“異軍突起”,讓周圍村莊羨慕不已。順應民意,2019年,行唐縣委縣政府將東安太莊村和南安太莊村、西安太莊村一起,成立安太莊黨委,劉金國任黨委書記。他要帶領三個村一起致富,繪就更加輝煌的藍圖。

    這就是劉金國,并不高大的身軀中蘊藏著無限能量。這些年來,他不僅被授予“中國鄉村旅游致富帶頭人”稱號,還獲得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頒發的“全國脫貧攻堅奮進獎”。劉金國卻由衷地說:“這一切都是黨和政府給予的,如果沒有國家的脫貧攻堅政策,沒有那么多資金、技術、項目的支持,個人就是再能,也干不成那么多事!”


     
    關于我們
    老區概況
    會長致辭
    在線留言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主辦單位:河北省老區建設促進會 河北扶貧開發辦公室   冀ICP備11006963號
    技術支持: 河北卓越科技信息有限公司

    冀公網安備 13010502001504號

              總訪問量            
    彩九平台